我是 Sofish,一个生活在上海的工程师/产品经理,一个凝视深渊的人,以前养猫而现在专注吸娃,顺路负责着石墨上海公司的运转。随博客时代落幕关掉幸福收藏夹后,文字会被删节、媒体会被压缩,只有自留地不会。 •••••• →

散文是没有未来的 2020/6/12

高中老师说,先把文章写了再把标题补上,这样就点题了。不过不管了,成年人太多场合需要严肃,此刻不如做一点荒唐的事 —— 起一个无关的标题,写点没有头尾的字,也无须关心散文有没有未来。

二〇一九没有思考 2019/12/30

一未合作过的前同事对我朋友圈的一条消息评论「说明你思考太少或者场景太简单」。思考很累,不思考就很舒服;场景简单非常让人高兴,因为可以不用花力气。虽然说我觉得臆测类评论没什么意义,但内容真是特别符合我对日常生活的需求 —— 尽可能做点一劳永(久)逸的事让生活越过越轻松。只不过生活喜欢开玩笑,特别是今年,说起来也算是经历了一些苦难,对工作、产品、钱财、社会关系、人生、哲学、亲密关系、教育甚至阅读和游戏这件小事都有了些新思考。不如用一篇总结来了解这一年。

技术层面上,to B 和 to C 的关注点有哪些不同 2019/9/18

无论 to C,to B 抑或 to G 都是关于流程效率的问题。这个问题回答需要特别谨慎,太大了,倒是有一两点值得一说。

活成一个中年人的样子 2019/8/11

以前有人说「想看到你四十岁后大肚便便的样子」,听起来虽然浪漫且让人感动,但大肚便便实在太油腻了。然而,关于中年人是什么样子的,一直没有停下来思考过。如果硬要想一个,也许第一选择是成为儿子的榜样。NBCS。

跳进 To B 服务这一年 2019/7/2

踏进来一年,风口没有吹大市场泡沫,大企业的战略投入特别有耐心地酝酿着。贸易战让人想起当年 SARS 给电商带来的契机。未来一切似明非明。

条条大路通奥斯佛特 2019/1/25

几口酒下肚,一朋友说「要是能选择我大概会缓一缓再做决定」,另一朋友接了一句「今年有什么计划?」。当时第一反映竟然是 —— 不来个年度总结,都说不过去了。

技术团队风格指南 2018/9/9

像每一个人,没有一个没有缺陷,或身体或灵魂;像每一个人,好与不好的混合,各有各的风格。团队的风格总被最初建立、最直接带领的人影响,由每一位成员放大。办公室里,早晨拿着一杯星巴克,高跟鞋声音压到最低仍能听到坚定,看起来严谨专业,一定是笑傲职场的人;一旁拖鞋短裤无领子衣服,拿着杯奶茶咬着吸管,一副无业流浪青年样子的,是我,是一个团队的缩影。拖鞋青年是我们的风格。

不如开个快车 2018/7/4

趁年初,不如来个总结。

活到三十岁 2018/7/4

有一句话说的很好,很多人活到三十岁,只不过八十岁才埋。自认为一直在改变,毕竟从法学院拐了个大道在互联网企业以写代码为生。可是天真幼稚又多少人自知。就拿每天买早餐这件事来说,进麦当劳一直只买猪柳蛋加豆浆,不知道其他早餐叫什么名字;进可颂坊只买甜甜圈加桂圆红枣茶,从不尝试其他。不知道不觉。 直到有一天,觉得不对,不仅仅是早餐,甚至工作。有点儿越做越穿窄,大家对自己的定义就是 —— 这个人是写前端的。而在内部分享会,当我分享 awk 入门过后,问台下意见,有人说「你应该想想适不适应这个岗位」。天啊,大家甚至连自己都认为工作就是关乎某个岗位,局限于某个岗位。

饿了么如何落地和管理「大前端」团队? 2017/3/17

平时大家会叫我小鱼或 Sofish,尴尬的是只有屈指可数的同行知道我真名叫林建锋。为了逃离数学,大学我选了法学这个专业;而毕业前又为了逃离职业性的「辩论」选择了不用说太多话的前端,至此踏上程序员的不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