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年初,不如来个总结。

不夸张的说,近几年时间在感官层面过的离奇快,节假一个个像截止日期一般快速来袭,提醒着日子余量不多。很多计划已经完成,不少废弃。总结来说,太稳。有句话是这样说的 —— If you have everything under control, you’re not moving fast enough。然而事情尽在掌控是否就是最理想状态?不得而知。

**工作方面。**拥有一个稳定能输出的团队可以保证容错率,出点意外不至于垮掉,把握好机就能不差。团队在对外方面,饿了么移动网站 PWA 化产品改造被 Google 官方推荐;开源的 Element UI 框架成为 Vue 社区最热门和中国 Stars 最多的 UI 框架 —— 超过 20000 Stars。对內也做了很多新尝试,比如 HTTP/2 的 Server Push 服务;尝试用 Go 替换 Node 并成功省去一半机器;也用自动化代替了部分低水平要求的页面开发工作大约省去三个人头的工作。

关于建立一个能稳定输出的团队,有很多书可以看,也有很多细节可以去一个个击破,不过所有问题都离不开一个点 —— 持续输出。这也是我多次在内部会议强调的。关于持续,假设大家能站在一年、三年甚至五年来看希望打造一个什么样的团队,对于要招聘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再结合公司的方向,可以省去很多摇摆不定的点;关于输出,重点还是看产出价值而不是产出难度。

回看今年遇到的问题,有几个值得一提:

  • 把控 MVP 的平衡点,不能有过多演示级别的产品。
  • 定位。所有产品都必须在做之前考虑清楚服务谁和核心功能是什么的问题。鼓励关注一两个重点的小应用,鼓励把多个小应用串起来变成变成一个解决方案的闭环或重要一环,拒绝大而全。
  • 规模化地提升业务能力需要一个团队具备什么能力?如何解决低水平高时间投入的工作,绝对不是多招人这样的玩法。
  • 管理的目标是避免管理。如何最小化管理成本,不仅仅是管理者的需求。
  • 小团队可能更高产。
  • 事不在多,长期积累。
  • 体制內也需要考虑技术变现,考虑高附加值。
  • 跳出政策/规定去思考。公司推出限定政策不是为了纯粹的执行,而是保障最差情况下的执行力要求。

**生活方面。**走了五个国家十七个城市,走了不少路,遗憾的是读了太少书。比较大的转变是从几乎不玩游戏到沉迷一段时间在王者荣耀。最近看跨年晚会有个主持人说 —— 今年最大的愿望是身边的人都能活成自己想象中的样子。生活其实是一个关于平衡不断被打破又不停歇寻找下个平衡点的游戏。无论从什么角度,只要有羁绊必有让步,我们都不可能活成最纯粹的自己。不过也无须悲观,总会有人能与自己达成愈来愈多的共识变成愈来愈重要的人,至少在他们面前可以很接近纯粹。

生活中会碰到比工作更多的问题,也有诸多值得反思的点,甚至一些以前觉得理所当然的观念,变成需要去解释的点。比如钱,于我来说储备越多越可以保障实验和意外,比如丢了一张有 150 元余额的公交卡,现在还会心疼吗?其实没必要。又如追求这件事,即便是家人,也会有不同追求,以前觉得作为一个成人最基本的素养不是见面打招呼而是不能帮忙至少别阻碍。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承认还是有人会阻碍,这是人生成本。

朋友的聚会慢慢变成家庭聚会,次数也越来越少,每次聚会即便再晚有时间了还是会赶过去见一面聊几句;与交流同样重要的还有独处,羁绊愈发多独处愈发难得,可以安静发个呆的时间并不多,正因此有时反倒觉得等人成为了一个很好独处机会。

像前面总结的,过去这一年很稳,又会期望在接下来这一年做什么转变?怎么说,像那天晚饭后开着大切诺基在洛杉矶的山路狂奔恍醒了睡觉的三个人所想,如果一切尽在掌控中,说明开的还不够快。即便接下来有几个可以看到的挑战,不如尝试开个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