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老师说,先把文章写了再把标题补上,这样就点题了。不过不管了,成年人太多场合需要严肃,此刻不如做一点荒唐的事 —— 起一个无关的标题,写点没有头尾的字,也无须关心散文有没有未来。

Pluto

前段时间一位前同事出了本书,他昵称是 Pluto,隐约记得当年他介绍为何用太阳系的「第九行星」作为为昵称。但那天想去查行星名字却在太阳系行星里查不到,以为是自己记错便不了了之。直到前几天看一本数学书说起现在太阳系只有八大行星,细究一番,才知道自 2006 年以来它因为被自己的卫星牵引被认为不能清理自己的周围环境而不符合新定义下的行星定义。

说起来还真是一件暴露年龄的事。有位 Twitter 上的朋友说「“自然数从1开始” 也是暴露年龄的话」。最近为了解决儿子被蚊子制裁的事发现了原来现在的蚊帐都自带支架可以自己立起来。大到行星,小到蚊帐,都在推翻自己,都是预期内的,值得警醒的是一切在自我推翻的速度将会越来越快,不敢或不能推翻自我的被时代抛得越远。

耐心

赢下一场有难度的游戏需要耐心,至少足够有耐心理解周遭总是在时间长度不固定但边界明显的周期间迭代向前。达成目标便获得新起点,游戏结束又会开始新的游戏。

对别人提「要有耐心」几乎是没用的,耐心往往需要决断力或爱。判断并决定是否投入耐心是前提,不然说什么都是扯淡。没有判断力未来意外达成某个预期倒也无妨,一旦不能达成且不说浪费时间,通常会后悔;不能与内心达成一致的决定是得过且过而不是耐心;有爱就必然有耐心,这个倒是自然而然的事。

不过,昨天还是对同事提了「要有耐心」,提还是要提的,有没有用结果看缘分了。今天又和几位同事提了类似的要求,让他们站在期望中未来能在公司承担起的角色或自己未来要开创的事业其中一个角度去思考现阶段的工作。只要站在合适的位置以终为始,就更具判断力,也更有效率。

教育太难

为什么基础教育不加入一门哲学课?在社交平台发出这个疑问,有人补充「还有理财、性、逻辑」课。哲学是为每一个有疑问的人而生的,既然如此在基础/素质教育里加入一门课就很箕了,但要加的课有点多就不够基础了但够小孩们受苦。回想小时候爸妈让我多读书,包含老师说尽了读书的好处,只不过回想起来并没有被任何一个理由击中而喜欢上书,倒是同学说了一句《幻城》好看,我当晚就读完了那本书。马后炮来讲,几乎只要他们说 —— 那个临海的大学很漂亮值得去住 —— 我就似乎至少有那么一点被击中。

都说家庭教育很重要,直到自己有孩子后才知道是那般重要,那么在随机的世界时,有些东西击中了我,击中我儿子的又是什么,要给他什么样的教育?目前倒是有一个模糊的想法 —— 和他一起探索世界而不是「教育」他成才。比如一起旅行,一起学英文来与遇到的朋友交流,一起读书,一起修理坏掉的玩具,一起尝试一些无论是否荒唐但有趣的事。

有娃的同事们似乎都对带娃很有经验,后面可以听听他们是怎么想的。

评价

几乎每次从侧面评价一个人的时候都会后悔,倒不是因为客观与否,而是没有时间作为前提对人的评价都是「过早下定论」。工作打绩效也是一种评价,好的评价当然好,只不过在有限游戏里总会有比较结果,有人好就有人差。既然老大不小了,也别为了皆大欢喜做太多铺垫,有必要当个老爹,该指路指路能带飞就带飞,其余的另说。

v2-2eadc92d6cc0d185867a4211b688fad8_720w.jpg

倒是可以多点对自己的评价,自黑也行。

最后

前面难得出去喝个酒,依然可以感受朋友对于尝试新口味的热情,依然一副生活无处不新鲜的样子,真是很棒的状态。生活是可以无处不新鲜,就连电梯遇到同事闲聊两句也能很有趣。行,结束吧,有点对不起标题了,不如洗个澡看个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