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口酒下肚,一朋友说「要是能选择我大概会缓一缓再做决定」,另一朋友接了一句「今年有什么计划?」。当时第一反映竟然是 —— 不来个年度总结,都说不过去了。

去年说不如开个快车,果不其然,这一年快到有点飘,甚至年末去德国体验了不限速高速。自驾中间闹了一个小笑话,源于对小张的一个提问 —— AUSFAHRT 是不是一个很大的地方,为什么开了这么久每个路口都可以通向它?这词在德语里是「出口」的意思,而不是城镇名,知道闹了个笑话后说了一句 —— 真是条条大路通奥斯佛特。

阳光下没有不闹笑话的生活,只不过没被放到阳光下。没什么大不了,活下去。

儿子

这一年最重要的事是儿子的出生,说他是天使一点都不夸张,因为抱着他时所有多余的情绪都会被隔离甚至丢弃,只愿他笑,只愿他安心入眠。人活着如构筑宫殿,越多的支柱越是牢固,儿子的到来,像是给人生多修了一条支柱。当然,这中间最辛苦的是小张,于我,用坐享其成来形容也不为过。

工作

从饿了么离职,加入石墨文档,是两件最大的事。

中间有个小插曲,经朋友介绍在拼多多呆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后来觉得从自己想做的事、公司管理理念上,都和聊的时候相差甚远,选择离开。

选择这事,不做永远不知道对错,不过为了避免出错,我学了一些方法:一、想象一下朋友遇到了同样的问题,自己会给出什么样的建议,通常这种建议是最不带情绪的;二、优先选择有挑战的;三、问自己下一阶段想做什么,再追问如果五年后或在没有当前顾虑(譬如需要现金买房)会如何抉择;四、时间可以完美解决大部分问题,缺点是慢,想快需要找好时机,而不是立马抉择。

新工作需要组建一个独立的全功能团队。找人,组建了一个至今最完美的团队,开始做产品。以前最常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如何成为中国最好的技术(前端)团队,而现今最常思考的已经变成 —— 如何成就客户和一起奋斗的伙伴?这个团队最终能走多长,我们谁也没有底,还好大家看起来都很有决心,并且愿意一步步去把每一件事做好。 在没有任何头绪的时候,如何做好一件事?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跟随时间的车轮,它永远不停,而我们只要做好当下,就有理由相信它会把我们推向美好。

技术到管理的转变,到如今几乎不写任何业务代码,实际上是关注点的转移,而非技能点的转移。最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是 —— 究竟做什么才是最重要或价值最大化的。

阅读和写作

几乎是空白。一年读五十本书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而我甚至十二本都完成不了。已经不说不喜欢阅读了,事实上更精确的说法是不知道如何在碎片时间做这事。工作、家庭、个人爱好把时间分隔的特别碎,做很多事都容易被逼中途暂停而影响效率,甚至进而专注力下降。曾说过,忙起来就会知道哪些是优先级最高的事,便可想办法解决。不过不得不说,Busy is the new stupid。这一年自己依然没有很好地做到对自己时间的充分管理,效率不高。对于成年人来说,如何管理时间几乎是最值得思考的问题。

当然,输出不仅仅是时间问题,最重要的是意愿,比如这一年间就花了很多时间在游戏里。像王者荣耀这种游戏设计的精妙在于一场仅要十几分钟,有趣且节奏完美适配日常的碎片时间。很多新时代的软件都在应用这样的理念,有如抖音、公众号文章、喜马拉雅、微博、知乎以及各种快消类的知识付费工具,配以手机推送,它们有趣或缓解焦虑,总之它们设计的让人特别愿意投入时间,随之便自然而然地承包了用户在地铁里/开车路上、睡前、饭桌等等的碎片化的场景。

值得一提的是,游戏并不是一无是处,它至少让人暂时转移掉生活的焦虑。打王者荣耀让我知道,别放过任何一个不起眼的小野怪,多一只不起眼的熊带来的经济可能就是经济滚雪球的开端。反过来说,每天比别人多看一篇文章,一年就会比别人少睡了 365 小时,:)。

旧日子里,发现浮躁苗头了,就会开始利用大段的时间去阅读,编写网站,抑或专心写一篇文章,如此便通常能把脚拉回地上,不至于飘飘然。如今,时间越是被分隔的厉害,越应该找到方法去解决,比如阅读和写作,甚至应该与家人商量,给彼此一些独立的大段时间专注一某件事。

对话

很多年来一直避免发声,避免冲突,避免在多于三个人的环境下发言,大概就是那种能少一事就不多嘴的生活状态,而现实证明这解决不了问题。王小波在《沉默的大多数》序里解释了他为何要发声,然后用散文来记录自己的各类观点。看这样的书并不会直接增加对话,但对话的载体的多样性(比如出版)会有所启发,对话的意愿也会直接提升。用写作来与假想敌(朋友)对话也不失为一个好手段。

当然,有些情况注定是无法对话的,这个过程的顺利进行通常需要来回切换立场的理解、耐心对待不同的观点、折衷。有些继续不下去的对话,不如交给时间。有时候必须苟(且),说好听一点是能伸能屈。

对话能带来启发。想起前年有一个循环的日程 —— 每月找一位朋友聊天或自驾一次。据一个没有细究过的研究表明,有冲突的对话更容易产生创意。事实上,分享工作、分享生活点滴,甚至彼此吐槽也是有益的甚至有趣的,往往还能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启发。

据人个观察,现代家庭生活中,身边的男性变得越来越弱势。相对于强势、弱势,世界更需要的是平等对话。需要告诫自己的是,保持对话,该苟就苟,延迟发声的满足感。

投资与配置

过去一年,一直想要把部分钱投入美股,因为懒才得以在美股爆跌的当下保住了本金。网上流转着一组数据,这一年各类资产的收益率多为负,只有美元上涨了 5.13%,幸运的是刚好因为期权兑现了一点点美元放在香港卡里。

开始关心保险,特别是重疾险,理论上这东西越早买越划算。本来刚好有香港的朋友做这一行,都打算买了,但觉得长期来说可能政策会导致收益收回的问题,最终还是买了国内的。最近在考虑是不是给儿子买一些固定的年金,等他成人之后会返回一笔钱。

还去看了家边上的新楼,确实漂亮,价格也合适,但当前政策的 70% 首付与经济下行的双重状况下,总价与贷款可能会导致家庭特别大的压力,加上当前坊间在吹的资本寒冬论,想想现实压力远比实际感受到的大。在可预见的未来,如果不好好配置及做增长,多一个孩子,两家四个老人在变老,压力将会巨大。

旅行

因为孩子的原因,相比往年可以说几乎没有出过远门,基本上就是江浙一带的度假酒店,后面小张带孩子去了趟海南和重庆,年末两个人丢下孩子去了趟欧洲跨年。每次出去基本上都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在后面回想起来又是另一番不一样的感受。一直在考虑,把旅行变成家庭的一个惯例,每年去一些新城市,或带孩子/老人旧地重游。

读万卷书,走万里路,事实上仅仅是路过一个地方是特别单薄的。自己的大多数旅行都只能称为旅游。在上班路上听了几期《锵锵行天下》关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旅行见闻,也听了高晓松很多期各地的游记,讲的都特别丰满,至少特别有趣,觉得旅行之前,还是应该做点功课。当然,放松身体的到此一趟式旅游也是特别重要的。

另外,心灵满足、身体放松很重要,胃的满足同样重要,美食不能辜负,就如现在我对马德里的印象仅存西班牙海鲜饭。

收尾

闹了特别多笑话的一年,有史以来交了最多税给国家的一年,努力不够的一年,表现差劲却大有收获的一年。最值得学习的不是远方和诗,不是十足体面,是苟。从前和未来,所有努力都是为了可以生活的更轻松,不困于现实,不囿于人事。该学习别逃避,该行动的别拖拉。来年,先活下去,多点输出;多读书;遇事可以更从容,毕竟是路就有出口。